<noframes id="bhjtb"><listing id="bhjtb"></listing>

    <span id="bhjtb"><th id="bhjtb"></th></span>
    <address id="bhjtb"></address>

    <address id="bhjtb"></address>
    <noframes id="bhjtb">

    慶祝上海戲劇學院建校六十五周年

    上觀新聞:華裔戲劇大師揭秘成敗法則:百老匯七八成的戲都虧,他的《蝴蝶君》等8個劇僅2個賺錢

    上觀新聞 2019-1-10 記者:徐瑞哲

    “商業成功只是蛋糕表面的那一層糖霜,最重要的是蛋糕本身。”

         盡管不會說中文,但黃哲倫的名作基本都有華人元素。作為美國戲劇協會主席、托尼獎奧斯卡獎艾美獎評委,黃哲倫在哥倫比亞大學編劇專業主任的身份外,又成了上海戲劇學院名譽教授。應上戲編劇學研究中心之邀,最近這一周成了這位世界級華裔戲劇大師的滬上校園教研周。

         從指導“百·千·萬字劇”編劇工作坊的英語千字劇劇本朗讀,到為上戲冬季學院開講座、傳授哥大編劇學核心課程教學法,黃哲倫沒有更多談自己《蝴蝶君》《黃面孔》等代表作的成功,而是坦陳個人的一次次失敗。“事實上,百老匯75%到80%的制作都是虧的,我自己的8個項目也只有2個賺錢。”他告訴中國文藝同行,在百老匯失敗具有怎么的重要性。

    從處女作成功,到白人劇作失敗

         黃哲倫父親是上海人,母親出生在音樂之島鼓浪嶼。父母留學美國加州,黃哲倫便在洛杉磯長大。8歲時,黃哲倫跟著媽媽走進當地亞裔藝人新開的“東西劇院”。媽媽為劇院當鋼琴伴奏,而黃哲倫就開始了他的看戲生活。后來,這個劇院于1993年更名為“黃哲倫劇院”。

        10歲時,因外婆病重,小黃哲倫回老家為外婆口述錄音,形成了長達90頁的記錄。他說,這不僅保存了家族史,更讓他重新認識自己,也“埋下”了他的第一個創作計劃。許多年以后,這些家史被寫入他的代表劇作之一《金童》。

        上周,黃哲倫整理家庭信件時,發現了一封大學老師回信,那是老師讀了他戲劇習作后給出的批評意見。黃哲倫毫不掩飾地向上戲編劇學師生讀了這封信:“如果你真的想寫劇本,那你一定得認認真真。看演出、看劇本,像專業人士那樣看幾千個劇本,而且真的要‘讀’出來。你的劇本概念太大了,先學著從小故事切入。”

        黃哲倫接受建議的同時,已經開始寫下一個劇本《新移民》。那時,他在影視中不喜歡亞裔角色,因為“他們被塑造得不是太壞了,就是太好了,標簽化實際上沒人性”。《新移民》在他的宿舍“首演”后第14個月,這部處女劇作終于登上了紐約百老匯之外的公共劇院。他坦言,原因可能并不是劇本有多好,而是那個劇院的創始人正陷入華裔演員的抗議聲。因為劇院像許多美國同行一樣,用白人演員扮演亞裔角色。為了平息種族矛盾,劇院給了黃哲倫亞裔題材劇本的好機會。

        很走運,黃哲倫在這家劇院一口氣出了4個劇本,都與亞裔、與中國有關。他坦言,對于華裔,在美劇院最不習慣的兩件事,一是相互擁抱,二是溢美點贊。然而,當他嘗試第一個白人題材劇本,就迎來了失敗。“這次失敗是給我的禮物,因為它讓我知道自己其實很想成功,并確定可以永遠干編劇這一行。”黃哲倫笑著說。

    從不預測成敗,患得患失只會分心

       作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國際劇協演藝高校聯盟副主席,上戲教授孫惠柱見到黃哲倫,就想起自己1988年在百老匯第一次看《蝴蝶君》的萬千感觸。“我大概是最早一批看到這部戲的中國大陸學者,”孫惠柱說,自己大概看過幾千個戲,但如此懸念強、角色強、同時思想性也強的戲堪稱罕有。孫惠柱講授中外戲劇史等課程,《蝴蝶君》在教材里也很常見。

       創作《蝴蝶君》的靈感,竟來自1986年《紐約時報》發表的新聞事件:一名前法國外交官,在接受審訊時才發現一個秘密的愛情故事,也是一個錯誤的性別認同故事——因為他與一個中國京劇演員墜入愛河,而跨國戀情持續20年來,他始終相信這位京劇旦角是一個女人。

       然而,黃哲倫在授課時基本跳過了這段自己戲劇人生中的“華彩劇情”,而強調了《蝴蝶君》差點失敗。因為最初在華盛頓試演時,來自輿論的劇評比較差勁。該劇兩個制作人中,有錢的那個說,“我們不該去百老匯演”;而沒什么錢的那個制作人,則冒險拿自己房子來貸款,執意將《蝴蝶君》搬上舞臺。

        “無人知曉,你的戲到底能不能在百老匯成功。”但黃哲倫沒有制作人那種“賭徒心態”,他告訴中國戲劇人肺腑之言:“商業成功只是蛋糕表面的那一層糖霜,最重要的是蛋糕本身”,為此“我從不在創作時預測成敗,患得患失只會使人分心,我只想寫出自己最好的劇本。”

        在《蝴蝶君》首演30年后的2017年,這部名作經過改寫,又在百老匯重演了兩三個月。黃哲倫也意識到,在觀眾知曉劇情后,全劇可能沒有什么驚喜,很難復制當年的轟動,甚至是那個年代的爭議。但他依然決定冒險,比如在劇中為“女主角”加入京劇《梁祝》元素等。“我自認為新本子比原來好,但它并不如此成功。”他表示,自己在失敗中保持實驗的狀態,不停在學習新知,今年將在紐約上演的新作《軟實力》就是他首次作詞,并對“話劇開頭,音樂劇收尾”的模式進行實驗。

    聯合培養青年師生,為國內觀眾創新劇

       事實上,即使因《蝴蝶君》成名后,黃哲倫還經歷了重挫。他參加了《西貢小姐》一劇的抗議,反對由英國人扮演主要角色。同時,他產生了創作鬧劇的念頭,演繹這種人種和膚色的錯配。結果,這部《面子價值》被評論為“火雞君”,因為“火雞”在英語中形容巨大失敗。不過,十多年后,黃哲倫沒有忘記教訓并再創風格,以紀實反諷手法寫出《黃面孔》,并在劇中加入自己英文名縮寫“DHH”的角色。2018年,《黃面孔》被《紐約時報》選為美國過去25年最好的戲劇之一。

        屢敗屢戰的黃哲倫不懼怕失敗,相反擁抱失敗。在他眼中,作為世界戲劇舞臺的百老匯,只不過就是橫跨兩條大道、縱貫16條街的紐約小區,在32個街角上分布著500座到1900座的大大小小25個劇場。百老匯本身也經歷過上世紀70年代門可羅雀的失敗,失敗到那時的戲劇大獎托尼獎,連提名獎都湊不夠數。

        而如電影般的音樂劇《貓》改變了整個局勢,把百老匯“保留節目”的壽命延長到十幾年、幾十年,有的大制作可以在“外百老匯”開連鎖店一樣全球演,累計賺到數十億美元。但,商業是商業,藝術是藝術,成敗標準不同,衡量時長也不同。“《理發師陶德》等4部好戲,在百老匯首輪演出均告失敗,但如今都成了經典。”

        在同樣常演《獅子王》《歌劇魅影》等百老匯劇目的國際文化之都上海,黃哲倫所在的哥倫比亞大學戲劇系與上戲編劇學研究中心聯合培養藝術碩士項目已步入第4年,在上戲編劇學研究中心主任陸軍教授指導與組織下,哥大研究生的9部劇作都被搬上上戲舞臺,上戲研究生劇作也在美國外百老匯上演。解放日報·上觀新聞記者獲悉,根據與黃哲倫此次達成的深度合作意向,他將為國內觀眾創作一部富有上海元素的新劇,并在滬出版個人劇作選,中美兩校碩士生互換交流也拓展至青年教師。陸軍表示,正如黃所言,編劇靠寫戲劇作品也許難以生存,但只要能寫出成功的劇本,就可以改變你的命運。“我們現在更多的是黃哲倫的粉絲,但希望通過不斷努力,在年輕人中也會產生‘中國的黃哲倫’。”

    [返回]


    超级时时彩 浩博彩票 | 彩票乐园 | 600W彩票 | 乐彩vip专业版 | 皇都彩票 | 彩八彩票 | 343彩票 | 龙腾彩票 | 大发彩票 | 盛世彩票 | 新世纪彩票 | 掌上彩票 | 好彩彩票 | 万彩和彩票 | 万家彩票 | 彩世界彩票 | 苹果彩票 | 人人彩票 | 葡京彩票 | OK彩票 | 传奇彩票 | 时时彩宝典 | 聚宝盆彩票 | 大奖彩票 | 金丰彩票 | 金砖彩票 | 盛世彩票 | 同城彩票 | 传奇彩票 | 500VIP彩票 | 赢家彩票 | 时时彩彩票 | 乐米彩票 | 盛世彩票 | 达令彩票 | 中大奖彩票 | 印象彩票 | 彩票3 | 传奇彩票 | 金山彩票 | 玩赚彩票 | 乐成彩票 | 新宝彩票 | 彩39彩票 | 必中彩票 | 优博彩票 | 东方彩彩票 | 奖多多彩票 | 7089彩票 | 微彩 | 聚宝盆彩票 | 东升彩票 | 乐发彩票 | 鸿彩彩票 | 千赢彩票 | 8888彩票 | 724彩票 | 彩宝彩票 | c29彩票 | 天天乐彩票 |